頭疼!小小農藥瓶,污染大問題

2019年12月20日 10:10社會聚焦來源:http://www.495164.live

農藥瓶最讓人頭疼

在不少農村地區,田邊地腳、塘里溝邊,農藥瓶隨處可見。在黑龍江省東部一個村委會旁邊,一大堆回收的農藥瓶沒有及時處理,降雨過后,農藥殘留物流在地上,匯入村子的邊溝里。

廢棄農藥瓶不是普通廢棄物,而是有毒有害物質,遇到雨水沖刷,或經暴曬后,殘留農藥會滲透到土壤中、溝渠里,對土壤和地表水造成嚴重污染。

農藥包裝廢棄物多為塑料或玻璃制品,以堆放或填埋等方式處理難以降解,簡單焚燒又會產生二噁英等有毒氣體。遼寧省阜新市章古臺鎮黨委書記于鳳祥表示:“農藥瓶很不好處理,鎮里不具備處理能力,現在只能由鎮里回收,暫時存放在固定的倉庫里。”

農村每年產生的農藥瓶(袋)的數量巨大。遼寧省阜新市章古臺鎮清泉村村民王慶海說,種地要在出苗前后上兩遍除草劑,再加上營養藥、除蟲藥,每畝地就會用上三四瓶農藥。

農藥瓶|污染

田間地頭給農藥瓶安個家

一位縣農業干部算了一筆賬,該縣220萬畝地,一畝地用的殺蟲劑、除草劑等各種農藥包裝物約3個,平均每2萬個一噸,全縣一年的農藥瓶就達330噸。“一噸農藥瓶無害化處理的各種費用約2萬元,如果全部處理,需要投入600多萬元。對一個農業縣來說,負擔非常重,所以實際回收率很低。”

源頭收集難、資金壓力大、運輸成本高

據了解,全國多地正因地制宜推廣垃圾分類、轉運、處理體系,但農藥瓶等有毒有害垃圾的治理,卻面臨一些難題。

——源頭收集難。半月談記者在一些農村地區走訪發現,當地雖然開展了垃圾分類,但是實際效果往往并不理想,一些垃圾箱雖然對投放的垃圾進行了區分,但農藥瓶等有毒有害垃圾與其他垃圾混投混放的情況時有發生,加大了收集難度,村民的垃圾分類意識仍然有待提升。

一些基層干部表示,現在來看,村民主動參與垃圾整治的意識不強,“政府干、百姓看”的現象依然存在,改變傳統習慣、形成環保意識需要一個過程。

——配套資金壓力大。遼寧多位地級市住建部門干部反映,對于是否申請省里垃圾處理的項目,心里很矛盾。“不申請,就失去了得到資金的機會;申請,就需要自己配套,比例很高,反倒增加了壓力。”

半月談記者從遼寧一地級市的農村垃圾處置項目預算上看到,全市計劃建設24個垃圾中轉站,8個垃圾填埋場,投資概算8052萬元,獲得擬支持資金為1970萬元,需要自己配套75%以上。

——運輸成本高。一些地方縣域面積較大,要將農藥包裝袋等廢棄物運送到有資質的處理單位,路程動輒上百公里,運輸成本每噸近萬元,這樣的成本對于工業企業來說可以接受,對于農業企業或農藥店來說就太高了,地方財政也沒有這項預算。

破解難題須從源頭發力

新修訂的《農藥管理條例》提出:“農藥生產企業、農藥經營者應當回收農藥包裝廢棄物。”責任主體明確了,但各地基層干部認為這項法規缺少細則,難以落地、難以操作、難以實現,現在還沒有農藥經營者因為沒盡到回收義務而受到處罰。

一些基層干部表示,如今農藥廠到處都是,玻璃農藥瓶的型號不像啤酒瓶型號那樣一致,五花八門,不利于回收工作。同時農藥瓶回收也沒有從源頭上發力,農藥生產者和經營者的作用沒有很好發揮出來。

黑龍江省嫩江市農業農村局農業綜合執法大隊工作人員丁兆軍建議,加強農藥生產企業和經營商店的監管,嚴格執行銷售臺賬制度,鼓勵生產企業、經銷商按照銷售量回收同等數量的農藥廢棄包裝物,在源頭上控制農藥廢棄包裝物亂丟。

此外,業內人士建議,提高廢棄農藥瓶的再利用率,只有在這方面有所突破,才能讓市場形成主動回收機制。

編輯:yunying01
我要投稿
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1. 凡本網注明"來源:環保114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環保114,轉載請必須注明環保114,www.495164.live。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2.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南昌麻将一毛麻将群